4bf2c5c95ff5f

專家稱曹操族譜已斷曹氏後人無從談起

『曹操墓』在河南安陽確認,曹操『後人』爭相而至,紛紛拿著家譜『認祖歸宗』。還有一位上海老者跑到河南『認親』,願意進行DNA鑒定。

  據中國社科院歷史所副研究員梁滿倉介紹,曹操出生于一個顯赫的官宦家庭。經歷了千年歷史的變遷,到底曹操有沒有後人,如果有的話目前居住在哪裡?成了一個謎題。

  本報記者採訪了對此有研究的相關史學專家,得到的答案也存在兩種觀點,一種認為,曹氏家族是否現在還有後人很難斷定;另一種觀點則認為,曹操後人應該改姓操,目前居住在河南許昌或者安陽一帶。

  『曹操家譜』

  族譜斷代曹操後人難斷定

  觀點持有人:孫立群,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,現任歷史系中國古代史教研室副主任,中國社會史學會理事。所開課程有『中國古代史』、『魏晉南北朝史』、『中國古代士人史』等,曾在《百家講壇》開壇解讀大秦政壇雙星。

  這幾天所謂曹操的後人認祖,還要主動申請DNA鑒定,在孫立群看來,都是很可笑的事情。

  『按照常理,大家、名家的世代傳承都會有譜系,都會有可靠依據,而曹氏家族的族譜隔了若干代,根本續不上,因此,曹操的後人也就無從談起。』孫立群認為,曹操後人這件事十分複雜,在當時那個動亂的年代,族譜亂了,後人也就很難斷定。

  『天下姓曹的人很多,據《三國志》記載,曹操有後代,但是幾代之後便散亂了,我們目前已經無從查証。』孫立群說。

  曾遭大規模殺戮是否有後難說

  觀點持有人:王立群,現任河南大學文學院教授、中國古典學博士生導師、中國《史記》研究會常務理事。從2006年6月開始,王立群便為《百家講壇》錄制節目───《王立群讀史記》。

  王立群認為,曹操是否有後人,哪些才是後人,現在不太好講。

  他解釋說,從歷史原因上來看,三國以後,曹魏政權被司馬氏所替代,在政權交替中,曹氏宗族遭到大規模的殺戮,曹氏家族是否現在還有後人很難斷定。

  另外,在文革期間,很多家譜都被燒毀,從這個角度看,目前依據家譜來斷定曹操後人也很難。

  此外,他認為後人必須保持血統的純正,這隻有和曹操墓中的頭骨做DNA比對了,現在血統純正的後人十分難找。

  如果真有後人的話,他覺得應當在山東一帶,因為當時曹植被封到山東區,那個地方也許會有曹植的後人,但是這也必須有可靠的家譜才能斷定。比如說在安徽的亳州,那個地方是曹操的故鄉,但是曹氏家族不像孔孟,有明確的族譜,因此很難斷定後人。

  針對現在很多人說曹操後人不姓曹,姓操的說法,王立群分析說,這個說法也有可能。『當時曹氏家族為了躲避殺戮,也許會隱去姓氏,但是這樣一來,曹操後人更加不好斷定了。』

  依據族譜尋後不『靠譜』

  觀點持有人:趙威,安徽亳州旅遊局副局長、曹操研究會會長

  對於最近出現的眾多曹操後人,安徽亳州曹操文化研究會會長趙威說,漢魏時期人名多是兩個字的,沒有中間的表示『輩分』的字。

  除孔、孟個別姓氏之外,大多數姓氏在明清之前,幾乎沒有家譜。即使有家譜,也是斷代的,只依據族譜,很難確定他們是曹操的後裔,因為現在還沒有發現沒有斷代的曹氏族譜。

  趙威進一步分析說,曹操出生于安徽亳州,但安徽亳州的曹姓很難說就是曹操的後代。『按照我的看法,都不是曹操的後人,由於政治原因,曹操死後,他的後代大多被趕出了亳州。按照我的研究和推斷,曹操的後人應該在河南的許昌或者安陽一帶。』

  趙威透露,據操氏族譜譜序記載,西元266年,司馬炎廢魏帝,建立晉政權後,瘋狂殺害曹魏皇族,曹操謫孫曹休舉家逃往鄱陽郡新義(今江西省波陽縣),為避免被司馬氏政權斬盡殺絕,遂以曹操之名為姓,改曹姓操,延續至今。

  文/記者朱治華 表格整理/記者 朱治華 實習生 李洪鵬 制圖/毛京東

引用自:專家稱曹操族譜已斷曹氏後人無從談起

4bf2c65849348

多人自稱曹操"後人" 河南安陽曹操墓現"認親"熱

曹操墓在安陽確認,一度引起爭論和質疑,有人建議尋找到曹操的後人,用DNA技術來確定曹操墓的真偽。這個建議在網路上一齣現,就吸引了世人的眼球,也有多人自稱是“曹操”的後人,還有一上海老者跑到曹操墓地“認親”,願意與曹操進行 DNA鑒定。但擔任曹操墓人骨鑒定專家王明輝認為,DNA鑒定需謹慎,會對屍骨造成損毀。

  關於曹操墓裏的兩具女性屍骨,仍是人們關注的焦點,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一考古專家認為,其中一位女性很有可能是服毒後死的。

關於墓中女性屍骨

一女子可能是服毒而死

  去年(09年)12月31日,記者向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一位知名的考古專家請教,他指著曹操墓出土文物照片說,看這個女性頭骨的頭型非常圓潤、光滑,頭骨發育和保存都非常好,生前應該是個非常標致的人。

  這位專家說,他幹考古工作已經快30年了,見過很多古人的頭骨,在這方面還算有些研究。從頭骨的顏色看,有些泛黃或泛綠,與正常死亡的頭骨顏色不符,隱約還有一些結晶。另外,一個殘斷的盆骨也有色澤泛綠現象。其他的骨頭,包括另一女性頭骨、肢骨色澤呈正常的灰黃色。骨頭上不正常的色澤在同樣的埋藏環境中出現,可能另有隱情,很值得注意。有可能是服毒後死亡的,但這只是懷疑,究竟是不是服毒死亡,化驗一下便可確認。

  “2007年,在江西靖安發現過一個東周墓葬,在屍骨中出現過相同的現象。”這位專家說,在江西靖安發現的東周墓葬中,11具人體遺骸的骨骼中都發現了一種綠色的結晶體。這些結晶體呈細長的菱形,顏色深淺不一,分佈十分廣泛。

  經過考古人員的鑒定和考證,還原了一段歷史:這些人在臨死前不久,曾在一起進食,而這是她們的最後一餐,因為食物中摻雜著毒藥。這些年輕女子很快毒發身亡,被集體安葬。

曹操至少有15個妻妾

  在去年12月31日召開的曹操墓考古發現說明會上,對於兩位女子的身份,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郝本性認為,那個20多歲的女子應是宮女或丫鬟。雖然在史書中有記載,卞夫人死後與曹操進行了合葬,但郝本性認為年齡大的女性並非卞夫人,因年齡不符,卞夫人死時為60歲,而經骨齡鑒定,那位年長女性只有50多歲。

  江蘇省著名考古專家蔣讚初說,曹操這個人太多面了,而且他妻妾成群,光說得出來姓什麼的就有卞夫人、丁夫人、劉夫人、環夫人、杜夫人、秦夫人、尹夫人、王昭儀、孫姬、李姬、周姬、劉姬等15個。而墓中只有兩位女子,其他妃子呢?都被用來祭祀銅雀臺了嗎?她們都是為曹操生兒育女的,不會有那麼悲慘的結局。

關於曹操後裔

多人自稱是曹操後人

  曹操墓被確認消息發佈後的第二天,在網路上就有人自稱是曹操第82代後裔,這位網名為“才高八斗曹植 ”的網友為了表明自己是曹操的後人特地稱,“我根據我爺爺留下的族譜,查到本家族為曹操的後裔,屬於曹植這一分支。”

  元旦假期期間,湖南省瀏陽市太平橋鎮合盛村一位名叫曹典欽的村民爆料稱,合盛村曹姓村民都是曹操的後裔。

  昨日(3日)記者與曹典欽取得了聯繫,他說,幾年前,曹氏家族在重修族譜時,他搬出一大疊祖傳下來的老族譜,上面明確地記載著他們是曹操的後人。按照曹典欽的介紹,他家保存的古族譜共有10來本,其中有一本記載:“魏武出於平陽而吾姓俱稱譙國亦當年之從近也……”

  安陽縣安豐鄉西高穴村一村民稱,12月31日有一位從上海來的老人,從安陽市租車來到曹操墓,自稱是曹操的後人,來認“祖墳”。

  在記者的部落格中,一網名為“第六國際”的網友留言稱:“我知道曹操後人在哪,我就是其中一個。”後來在部落格中他說,他就是鄭州的一位市民。

  元月3日,記者與“第六國際”取得聯繫,他在電話中說,他的老家在通許縣,距離曹植墓所在地通許縣七步村只有兩三公里,全村都姓曹,應該是曹操的後人。

姓操的才是曹操真正後人?

  一位操姓網民在網上發帖稱;“我們姓操的才是曹操的真正後人。”據操氏族譜譜序記載,曹魏末年,魏帝曹奐年幼,朝政為司馬氏把持。司馬昭兄弟為篡奪曹魏皇權,肆無忌憚地迫害曹操子孫。西元266年,司馬炎廢魏帝,建立晉政權後,更加瘋狂地殺害曹魏皇族。曹操謫孫曹休舉家逃往鄱陽郡新義(今江西省波陽縣),為避免被司馬氏政權斬盡殺絕,遂以曹操之名為姓,改曹姓操,延續至今。

  這位網友還稱,在他們操姓中,還有“操女不嫁曹郎,操郎不娶曹女”的祖訓。

  對於最近眾多出現的曹操後人,安徽亳州曹操文化研究會會長趙威說,只依據族譜,很難確定他們是曹操的後裔,因為現在還沒有發現沒有斷代的曹氏族譜。

關於DNA鑒定

DNA比對得不出科學結論

  在曹操墓被發現的消息公佈剛一公佈,就有人提出確認曹操墓,需要進行DNA鑒定。但據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專家稱,對曹操的頭骨進行DNA鑒定,面臨兩個難題;首先要找到確定無疑的曹操後裔,另外能提取到有效的遺傳基因。

  就這個問題,湖南省甲骨文學會副秘書長兼學術委員會執行主任、湖南省六合國學書院教授黃守愚認為,對曹操頭骨進行DNA鑒定很離譜,很荒謬。

  他說,到目前為止,即使連孔子家譜都有甚多不可考之處,何況其他家譜呢?因此,全國尚無一套嚴格意義上的沒有斷代的家譜。依據曹姓家譜,可以肯定地說,要證明某人是曹操的真正後裔,基本上不可能。從曹操死去到現在,已經有 1800年曆史了,也至少經歷了80多代,提取其DNA進行檢測能否作為鑒定依據?所以,提取“曹操墓”男性遺骨DNA與所謂曹姓後人DNA進行對比鑒定,不僅在程式根本不可能,而且也得不出科學結論。

提取DNA有可能損毀遺骨

  王明輝是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人骨鑒定專家,擔任了曹操墓發掘的人骨鑒定工作,王明輝說,即使能夠得到完全可靠的曹操後裔的DNA數據,兩者接近率即使達到90%甚至99%,也只能得出大致結論,不會有100%的結論證明這個人骨就是曹操本人的。

  “按照現有技術,提取男性頭蓋骨DNA,對遺骨本身必然會造成損壞。”王明輝說,而這樣冒的風險較大,能否進行需經批准。

  在王明輝看來,曹操墓中的遺骨整體保存得很不好,男性遺骨只有頂骨及其周圍的一小部分,一點極碎的小支骨、兩顆牙,其中一顆還是齲齒。可以看出男性頭顱相當大,營養狀況良好,骨質疏鬆程度低於實際年齡。

 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員,該墓葬考古隊領隊潘偉斌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,在曹操墓中還發現了指骨等碎骨。王明輝稱,他還沒有看到這些骨頭,也許對這些骨頭鑒定後會有新的發現。

相關新聞

中科院學部委員劉慶柱回應真假曹操墓——

“業內人士”不能說外行話

  有關“真假曹操墓”,近日在社會上引起諸多討論。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、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長、著名漢魏考古學家劉慶柱1日在京接受記者專訪時說,安陽曹操墓的證據已經足夠,如果是“業內人士”提出異議,就不能說外行話,應在考古學學科內討論問題,要說業內的話,符合學術規範的話。

  劉慶柱說,很多所謂的“業內人士”“專家”的異議已經不攻自破。比如,江蘇考古學會會員、盜墓史專家倪方六認為,沒有出土墓誌或哀冊是此次挖掘的最大“硬傷”。“提的問題就不像業內的話。墓誌銘在東漢晚期是不會在墓裏的,到魏晉時期才有的。提問前應該查一查東西再說,不要提外行問題。”

  關於刻有“魏武王”銘文石牌的真假疑問,他說,當時一共出土了有59塊石牌,刻有“魏武王”的有8個,其中1個是被盜走的。“我們是根據那7個定的,你怎麼知道我們是按照被盜的那個定的?不要自己想當然。”

  此外,針對出土石牌刻銘等文字材料年代與真偽問題,劉慶柱回應說,“你說那字胖點瘦點不像魏晉南北朝時期的,人家古文字學家(中國古文字學會理事、河南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員郝本性)說是。

  而且新和舊不是按一件東西,我們是按一個組合整體。這墓不是假的吧?不是新的吧?再新它也是1800年前的吧?你不能因為長沙馬王堆出土的絲綢衣服好,你就說它怎麼能是2000多年前的呢?還有秦始皇陵出土的寶劍,現在還可以把頭髮割斷,有些人說它肯定是假的,那麼多年怎麼還能割斷頭髮呢?”

  他強調,考古學是門科學,應該在學科範圍內討論問題,而搞文學史和收藏的專家在考古領域並不具有權威性。“很多媒體報道說‘業內的人士’,你哪個業內的?業跟業不一樣。如果你說你是業內人士,不能說外行話,要說業內的話,符合學術規範的話。”

  對於DNA鑒定,劉慶柱說,有更好,即使沒有,現在的六大證據已經足夠。“做 DNA鑒定需要條件,不是有骨頭就能做,要考慮骨頭的保存程度、受污染程度。做了跟誰比對?現在的曹操後代是不是曹操後代?唐代以後曹操的臉越涂越白,都是奸臣的形象,誰承認是他的後代啊?在具體操作上難度很大。”

  他認為,DNA鑒定可以做,但現階段需要給結論的時候,它不是必需的。

引用自:多人自稱曹操"後人" 河南安陽曹操墓現"認親"熱

熱門獵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